Thursday, July 12, 2007

是壟斷還是輸不起?



從小盈瀛失蹤的第一則新聞新聞開始,我的心情是為朋友擔心。
從小盈瀛遇害消息傳出後,我的心情轉為替她感到可憐。
【光華日報】在2007年7月11日的晚報出版後,我的心情是憤怒。
我是不會原諒寫這一則新聞的"狗"。

從小盈瀛失蹤開始,無論在公在私,我都儘量在不影響工作的情況下,協助我的朋友阿協。但是,自從這篇報導在【光華日報】刊登後,若說殺害小盈瀛的兇手是禽獸,我認為,寫這一則新聞的人跟他們沒有分別。

小盈瀛的案件是一場家庭悲劇,當各大媒體在警方封口後,沒有新聞可挖,就把焦點放在男女雙方家屬上,這一點是所有同行都不否認的事實。但是若是在技不如人的情況下,利用小盈瀛事件來炒作的話,只能顯得有關單位不但沒有尊重遇害的小盈瀛和她的家屬,同時也失去了新聞從業員的專業和道德。

請允許我以小盈瀛家屬的朋友身份,讓我罵一句"他媽的"。如果我還有朋友在【光華日報】做的話,請你們檢討一下。試想看,把報界的利益鬥爭,利用自己家屬不幸的遭遇當武器攻擊對手,你們的感受是怎樣?你們的良心在那裡。

請用30秒想一想。

Labels:

9 Comments: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谁都知道良心在哪里,难道你不知?要我告诉你吗?

8:53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亏你还说是黄X秋的“友人”(因为我们不知他是不是你友人,有可能是你“自称”而已),你还不是像一条狗(对不起,好像太污辱狗了)跟着人家,寸步不离,谁不知你心底想什么,你要利用黄X秋,每天从他口中拿料,为你们报馆争取拿到第一手资料,还阻止黄X秋跟某报接触,因为你输不起,不想某报从你的“友人”那边得到消息,还在他面前讲某报的不是。
你会问人家的良心的在哪里?但,我问你,你有良心吗?
每个记者在这时候,都是在为小盈瀛的案件而东奔西跑,或忙于打稿,你不肩负起记者的责任之余,还搞风搞雨,掀起了报馆与报馆之间的“战火”。
狗养的(我又再污辱狗了),布吉玛(不知什么意思问我)之心路人皆知,谁不知道你搞风搞雨是为了什么,只是你太走火入魔了,连你身边的朋友、同事、上司也要出卖,和你做朋友真的要小心,跟你不熟的也会被你打毒针,更何况......?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你会读吗?希望这句话能够应在你身上,多谢了。

9:26 PM  
Blogger 王小姐 said...

哈哈哈!有種的就報上大名來,如果我是狗,那你連狗都不如了。
我不刪除你的回帖,就是要留著給其他人看看你們自己的衰樣。所謂,面子是人家給,架是自己丟的。
講某報不是的,其實是某報自己,自己拿不到新聞了,還大作新聞來"酸笑"黃家,難怪黃家對某報反感。
告訴你,如果要怪的,就怪某報的記者辦事不力啦!其實,有位剛跳槽不久到某報那邊的陳姓記者也認識黃X協的,而且還跟他蠻熟的。如果你要賴的,去賴她啦!
其實我不需要對任何人解釋啦!我對得起朋友,對得起良心就好。
上面匿名的那位,你的回貼只會讓你的同行覺得你很沒有修養,是你們自己輸不起。
不要跟我說甚麼記者的責任,我可以告訴你,對,我是沒有。如果有的話,我是可以每天給某報一個驚喜的。
還有,某報的記者忘了謝謝我,那天女童父親在抵檳後,到警局驗血時,是我替某報訪問黃X秋的,不信?去問某報西南區的記者,或者隨行的攝影記者啦!
最後,請你不要在侮辱你自己了!
輸了就是輸了。

10:43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可爱的小天使。安息吧!http://notebook.zoho.com/nb/public/ahzhee/page/19787000000002265

8:10 AM  
Blogger * oLive * said...

Anonymous 是誰?
漏新聞的人嗎?-_-

9:51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好奇者問:

王小姐,我想問你,不知你有否應用你的關系阻止黃X秋與某報聯絡呢?如果沒有,那么他們就不應該污褥你的朋友,更不應該說甚么4報壟斷。

1:47 AM  
Blogger 王小姐 said...

匿名者,剛才在想,我是否應該回答你的問題。
哈哈!
如果你想知道,請你自己問黃X秋或者他的家人。
再說,我何得何能去阻止他們對外發言,如果我真的這樣做,告訴你,當天獲得獨家專訪的將不會是所謂壟斷的4報,而是被打壓的那一方。
我不懂你是誰,或許是某報的同行,最後,我還是這樣回答了你。
好自為之。

7:29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狗养的,我不敢报上大名,一来小弟之名不足挂齿,二来我怕被你放毒针,你在人背后放毒针的前科已有,我也说过了,你这只狗连上司都可以出卖,更何况是不熟的人?我还须这份工作来养家,所以你大狗有大量,准许我用匿名吧!
狗养的,我所说过你的狗行为,并非胡乱捏造,你放毒针很厉害,这是公认的,别人可能暗暗地放,但你放了过后,还会沾沾自喜,到处向人炫耀,也不懂那被你放毒针的人是否得罪过你,唯有自叹遇到你这只狗了。我有说错话吗?你敢说你没有放过毒针?
狗养的,我说你垄断线人(黄X秋),不让他跟X华报馆或其他报馆的记者接触。那天在西南县警局,黄X秋录完口供走出警局,你这只狗是不是扑了上去?你这只狗是不是跟他说不要讲话,或是不要跟记者讲太多?你这只狗过后是不是护着他,避免他跟其他记者接触?听说你是一个记者吧?(我用“听说”,是因为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根本就是一条狗)记者的工作就是要从当事人的口中拿料,你护着黄X秋不让记者向他采访是什么意思?你还骂X华的记者利用垄断的事件来针对黄X秋,你自己还不是在利用你所谓的“好友”!他自己说要亲身召开记者会,过后反变成X明的独家,这代表什么呢?来,跟我说一声,“这就是垄断。”来,再说一遍,“垄断!”看来你浪费了你几十年的时间在教育上。
狗养的,如果你还有良心的话,请收手吧!你在报界的名声已经臭了,跟你做朋友还得三思,还得提心吊胆,不知几时会被你陷害。听说你以前不像现今如此般走火入魔的,是什么让你如此大改变呢?
狗养的,还是那句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希望能够应在你的狗身上!
p/s1:狗养的,别太大口气,说什么每天制造惊喜的新闻,你要知道天外有天,你还不是最厉害的那个,最厉害的那个也不敢说以上那句大言不惭的话。
p/s2:如果我的留言有伤害到你热狗之心,欢迎删除。

6:36 AM  
Blogger 王小姐 said...

哈哈哈!真有趣!

8:13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