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September 09, 2008

黃偉益請我吃了一隻死貓!



嗯!這次真的是自己抓蟲塞屁股,好心沒好報了!

我們尊敬的光大區黃偉益州議員昨天在各大媒體發表,承認自己於本年9月6日的大水災中發錯信息,誤導了媒體記者,隨後就把爛鍋拋給提供消息的人。

實不相滿,火狗就是在這次事件中第一時間報告給黃偉益說有囉里在水災中掉下河的民防隊員。
那天,下午大約6點多,看著這位老同學議員全身濕透駕著他的老爺HONDA CUP 來到水災現場,當時覺得他的精神可嘉,人民就是需要這樣子的代議士。

當火狗見到他的時候,馬上就問他是否已經啟動了救災機關?他馬上回答說會聯絡市政局安排。但是,火狗根據過去10多年參與水災拯救行動的經驗,點醒了他是州政府應該啟動救災機關,而不是市政局。

在這件發錯信息的事件上,火狗犯了一個很大的錯誤,那就是因為知道老同學第一次處理天災危機事故,所以多口說了幾句,減輕他的負擔。

記得,當時大約7點左右,火狗的對講機突然收到民防總部和救護車的對話信號,從中獲知總部接獲求助電話指美以美男子中學附近有囉里掉下河,可能有人受困。當時,救護車正趕著現場途中執行任務。

對話完畢後,火狗將消息匯報於正在現場監督的檳州民防總監阿占後,竟然忘了自己的身份不再是一名記者,還多口的告訴了黃偉益這個消息,當時在場的還有佳日星州議員和郭庭源州議員!
隨後,火狗一名上級也撥電回總部查證後,根據事發地點的水流方向是朝向水災區流去,火狗於是立刻上級一起在雙溪檳榔河中綁了一條救生索做好準備,隨時跳入河中救人。

火狗和上級在雙溪檳榔河橋上監督了大約20分鐘後,從對講機對話中獲悉囉里司機無恙,然後才回到水災區堅守崗位,這個時候的黃偉益也不懂去那裡了。

火狗和民防大隊堅守水災區至凌晨約12點才回家,隔天還寫了一篇部落格文章宣揚首長林冠英先生和其他民聯議員的服務。

很不幸的是,今天上午,我的上司看了光明日報後,讀了黃偉益對有關當局的指責,就叫了我去就此事件問話。

幸好,負責囉里掉下河案件的官員證實檳州民防局當天確實接獲此案,也派遣了一支拯救部隊到現場,而當時消拯員也接獲投報趕到,只是情況沒有那麼嚴重,司機也並無大礙。

由於,事件牽涉民防局,獲狗的軍階不能公開澄清此事,唯有啞子吃黃蓮,當民眾前吃了一只死貓。

從此事件看來,我們尊敬的黃偉益州議員對媒體發佈有關新聞澄清時,根本就沒有向有關當局的查證事件的真相後,就把責任推到民防局身上。這就是我們首長所強調的CAT ??

針對他的最後一句,到底是他黃偉益本人誤導市民還是有關當局誤導市民?

最後,火狗決定從此對民聯人士封口,同時也不會參與任何民聯活動,更別說有緊急事故發生會第一時間通知他們!

當然,他們也不會理我那麼多,畢竟我只是一隻只會泡網的火狗吧了!

至於20間屋子被大水淹沒的,他自己說了,這不關我事。

Labels: , , , ,

4 Comments:

Anonymous lili said...

還虧有些人當過記者,真是有愧於天地,還有興學辦報的先祖...
記者難道在緊急時刻,不求證就寫新聞,出現問題時把問題推給線人,說"都是那個不負責任的大狗,拖車,消防員給錯資料"??
火狗,你文章寫得好,讓我知道甚麼叫爛貨..比拖欠車期,上廁所不沖水更爛!!

9:04 A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謝謝LILI的回覆!就此事件,我應該會向民防局請示停止,為此事件負責,同時也要些時間來消化這一隻死貓!!

10:00 AM  
Blogger 糊涂侠客 said...

所以呢,这些民联的议员还以为他们是以前的反对党。说话不用本的。火狗吃死猫,就先用大火把它烧一烧吧。消毒一下也好。

9:37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请先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再来分析是谁的问题,难道你们就了解这只火狗的行为?

2:00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