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November 04, 2006

向各報同業意外組致敬



昨天 (4日) 下午於青草嶺發生了一對母子爬山迷路事件,搜尋拯救隊伍用了將近10小時的事件才成功將母子尋獲。當時,除了拯救隊伍、警方、失蹤者親友、當地居民和雞婆人士外,還有一班跑意外的各報記者在場採訪。
一直以來多重身分的我,當時一邊採訪,一邊上山搜人,加上早幾天都遲睡,大約在晚上11點半下山後就回辦公室趕照片,過後就回家呼呼大睡了。
直到5日的凌晨3點18分57秒,接到一位姐妹報同事的手機簡訊指迷路的母子已經安全尋獲。那時,我已經累得無法回復簡訊了。
到了早上睡醒後,覺得我們跑意外的很可憐,所以寫了以下這句廢話。

"喝玩樂沒我份,遊山玩水更不說,突發案件要硬啃,上山下海都要做,如此生活誰能忍,再說薪水並不多,工作多少無人問,意外記者就屬我。"



很多時都會聽到一些其他組同事或上層說,"哇!今天意外組很有空哦!" 或者 "剛才去那裡吃蛇回來?"
或許他們沒有想到,當他們和家人吃飯、和情人看著電影、和朋友打球、正在熟睡作夢的時候,我們意外組的同業們正在打拼,有時下班後都沒得回家,當太陽還沒升起時我們就出門。
其實不求他們的諒解,不過,請他們同情我們這班跑意外的,這已經很足夠了。

4 Comments:

Blogger tongkai said...

那幾個無所事事,在玩手機遊戲的意外記者照片也放上來,不怕被人家講吃蛇?

10:44 AM  
Blogger 再见理想...... said...

ERIC,我想说:"至少还有你!"

无论你在不在报界,我一样祝福你有更美好的明天.

1:02 AM  
Blogger thecosmos said...

你要他們理解你,難啦,以前我和你當同事時還不是被人家說我閒著沒事做。

後來有幾次說我的人被調來做我的工作,他就開始在那邊苦叫,說我的東西這麼怎麼難做。他吃了幾個禮拜的苦後回到本來的崗位時也還是繼續說我閒。我問他你不是自己經歷過了嗎?他竟然摀著耳朵說「我不要聽」,然後每天還是一樣說我怎麼這麼閒。

有一種人,他忙的時候你也忙那是你應該的,他忙的時候你閒是你的錯,他不忙而你在忙時他是完全看不到的。

這種人,當面罵他給他難堪就對了。:p

8:57 PM  
Blogger 王小姐 said...

哈哈哈!不要啦!我罵人很恐怖的!

12:25 AM  

Post a Comment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