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2, 2007

朋友




朋友,可以是一生一世,也可以是過眼雲煙。

今天,和一位相識約10年的朋友翻臉,可以說是他的問題,也可以說是我的問題,見仁見智。雖然我和這位朋友談不起出生入死,但是也曾經一起有過歡樂的時候。不過,這些都已經過去。

在我的角度,我是認為這位朋友的人格和處事態度有問題,所以我才跟他絕交。當然,在他的角度,他同樣可以認為我是無事找事,問題出在我自己,絕交也沒有關係。

想想,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動物,自我保護的能力很強,就像我們的眼睛,一有東西靠近,眼皮就會自動關上;人的免疫系統也一樣,一有病菌侵入,就會自動產生免疫。當然,人的思維也一樣,無論誰對誰錯,先來個自我保護,其他的等著再說。

說到對錯,有誰可以衡量對錯?沒有錯就沒有對,有對就要有錯。所謂的對錯,是否真的像一般說的,過得自己良心即是對?或者是像法律那樣,所有條文以黑字白紙列明,所做的超出界限就為之錯?

哈哈!廢話少說,我已經和他絕交了!

Labels:

15 Comments:

Anonymous jooguan said...

好朋友不用很多,能掏心交的,有一個就賺一個了。
這個月尾,我會和5STL兩名高中同窗一起背包,走一趟爪哇中部。另一名高中朋友則在耶加達見面。(負責訂印尼國內機票及住宿安排)
對了,我們也是闊別12年後首次出遊。
我第一份保單,也是SUPPORT高中同學。那時候剛出車,就這樣買了。
每3個月他會找我要錢(保費)。他從不建議我,改以信用卡付賬,我也樂得每3個月,見一次面、談談近況。
這邊不是向你晒浪,只是想分享:溝通或交流都需要雙向。更重要的是,珍惜。

12:50 P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哈哈!老同學,謝謝你來捧場啦!
我知道你要說甚麼啦!我是收到的。
不過,對於這位朋友,我已經無法對他有所期望啦!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很自私的做了這個決定,只為了不想在日後去在意這個人所說或者所做的一切。
祝你旅途愉快!

1:09 P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狗养的,很多人对于黄X秋的印象很差,因为这些人都了解他以往的生活背景,知道他是捞偏门的,也知道他为何当时会过去中国,更知道他在那边的工作性质是什么,他一直过着纸醉金迷的日子,这谁都知道,只是媒体因为新闻道德,没有将真相报道出来,你既然自称是他的好友,不应知的比我们这种人还少吧?

狗养的,那位仁兄“口+吾”“男+女+男”就假,在报界中,谁都知道他是情绪男(或许应该称呼他为“已婚后已有所收敛但偶尔还是有情绪之男”),只要他认为没有错,就会说出来或做出来,你以前和他应该蛮close的吧?不可能不知道他的性格,而且他在佳礼上所说的话,如果有错,请纠正;如没有错,那请你SHUT UP!!!“DOGGY,TIAM TIAM!”

狗养的,别把你自己牵涉在别人的家事上,他们也不会特别感激你,就算有,黄X秋早已在X明日报中写日记,写明“特别感谢ERIC胡启X”了吧,你还要怎样?想不明白,好好一份工作不去担当,却要参与别人的家事,还因为别人的家事而与朋友闹翻,你走火入魔了啦!

狗养的,你在报界还有朋友吗?我所谓的朋友,就是可以互相帮助、讲心的那种,并非平时见面乱哈啦、说废话的那种,你有吗?可能你平时当一些人是朋友,但对方未必是。可能你讲到绝交,一些人开心都来不及呢,因为不必再戴着面具和你做朋友。

狗养的,请原谅我还是不敢报上小名,理由还是一样,怕你射我毒针,你多日没射了,想必在家中“暗练”吧?哈哈,小心对方会使乾坤挪移大法哦!还是那一句,如有伤害到你,欢迎删除!“DOGGY,乖乖哦,别再乱吠了!”

9:04 P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哈哈!
老兄,就算你是我的主任,我也是這樣說了。其實,我對報界沒有甚麼好感,尤其是報界中人。我目前身在報界,也是為勢所逼,混兩頓飯吃而已!總有一天,我還是會和報界劃清潔線。
朋友,我在報界裡真的不會多,甚至像你說的沒有,但沒有關係,因為我的朋友圈子不只在於報界。如果你是我的主任或同事,你該會知道。
我不懂為何我會給你回覆,或許是看了你的回覆有點不爽,也或許是借題發揮啦!不過,沒有關係,這無關於你。
老兄,忍一忍啦!我很快就會離開這個鳥人四處的報界,你很快就不用看我或聽我說的鳥話了,更不必怕我放你毒針,如果你是我的主任或同事的話。當然,你還是那隻匿名的縮頭龜。
寫著寫著,覺得很好笑哦!你好像很清楚我的動向一樣,讓我懷疑你是那隻龜了。哈哈!

12:22 AM  
Anonymous 诈死 said...

呵呵。。老哥,你看到我这个名字也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但是要保密哦。。
其实朋友在我心目中占据最大的空间,反而家人则是最小的空间。每次我高兴或者不高兴都会找朋友聊天。

或许人人会问我,怎么我把朋友的地位方的那么高,或许就像人人常说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不是很想回家。

我比较喜欢朋友。
朋友对我来说越多越好,我也不会去嫌弃。

老哥,至于你要和那个人绝交,没有人能够管得来。最重要是看你个人。

5:30 AM  
Blogger 鳥人 said...

火狗:

很多人都以為匿名者是我。

既然現在你如此懷疑匿名者是烏龜,又說是如果是你的主任或同事。那麼我可以跟你說,“不是我”。我不會因為你在flickr設計對白作弄我,而做出如此低級行為。

最近很多人都在背後中傷我,也把紫色凌晨拖下水,指她仰慕我,生活濫交,是我的婚姻第三者,還和我胡搞呢。哈哈!

我要告訴你,“要是給我知道匿名者是誰,不用你動手我也一定讓他好看!”


匿名者:

我一定會把你揪出來!!

你等著瞧!

5:36 A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鳥人,
你不需要如此緊張,也不需要特地澄清!我沒說是你,我是說如果而已!
既然你說了,我就信你。不過,我想跟你說的是,不但只紫色凌晨被拖下水,連我這無知的八公也被牽連。
你的家事我不曾理,你所聽到的我也不曾胡說,你問我的問題我沒回答你只是不要把事情複雜化。大風吹的玩意兒你懂吧?我不想誤傳訊息。
至於那張照片,已經是很久的事,如果一些誤會是由那張照片而引起,我願意對你和紫色凌晨道歉,只怪我當時好玩。但若是被有心人藉題發揮,我們大家都很無辜。
雖然如此,我必須告訴你,背後一定還有一隻鬼在作崇,也有一個陰謀存在。我成了它的武器,你和其他人就成了它陰謀的犧牲品。
你自己好自為之!
事情發展到現况,我想也不宜在此多說。日後我仍會儘量在工作上和你配合。

7:44 AM  
Anonymous jooguan said...

老同學,你的部落很熱鬧。
想問問目前行情,如果私人宴會需要2至4人(Rela)幫忙,需多少錢?      

12:58 A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老同學,沒有辦法啦!最近得罪小人多,所以引來一些小人來這裡聚會!
哈哈哈

至於那個RELA的,大概是每人30-40塊啦!一些比較會算的,還以每小時7-10塊計算,還要限定最少6-8人執勤。大概是這樣子啦!不過,最後價錢還是要面談才能確定。
你要擺酒?
哈哈哈

1:49 AM  
Anonymous 炸死 said...

我不是來搗亂的,我只是路過而已.

3:25 AM  
Blogger 熱血火狗 @ FireDog said...

灌水就去論壇,你再來胡搞,等下我爆出你的身份然後再給你當男主角,好不好?
哈哈哈

3:55 AM  
Anonymous 诈死 said...

够力,竟然威胁我。
又是老哥说欢迎我随时可以来你的部落吹水的。

呵呵。。。

4:57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乌龟,你自己去看我的留言,可有明示或暗示我是乌龟?这是狗养的胡乱猜测,当时我没有即刻否认,也是这几天我有事做,没空上网。但也证明了你和它的关系恶劣,如果不是,它也不会一看到有人抨击它,第一个就想到是你。

狗养的,你的推测能力很差,这也不能怪你,毕竟你一直讨厌读过大学的人,这是报应,哈哈!!但你居然猜测我是乌龟,也证明了你很勇敢,敢向你的上层摊牌,还是你认为你已可以和乌龟平起平坐了?你似乎还未够班,乖乖当你的记者吧,自己的本分未做好,还来搞风搞雨,反正前X明日报总编辑叶X已不在这里了,没有人不认识你这位狗养的了,哈哈!!!

还有,我想强调一点,我会在这里留言,因为我堵婪看到狗养的这只狗,它在人背后射毒针后还可以在那边沾沾自喜,做了那么多坏事还在部落格上写风凉说话,我因为堵婪所以才会留言。怎么?不欢迎我留言啊?那狗养的早就应该设定不准匿名者留言吧,这是不是狗养的拿来烦?我不要透露身份,是因为我真的怕被这只狗养的射毒针,请不要误会我,也请不要一直再重复说我不敢露名了,我承认胆小,因为我怕失去饭碗。

乌龟,你也不必为自己树敌,没有人要成为你的敌人,这你可放心,我的目标只有狗养的,你自己也有眼睛看,以往我的留言,没有一个不是针对狗养的而写。你先管好自己的事,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不明白你为何还要牵涉在我和狗养的的事情之中,有钱分咩?

狗养的,你究竟有没有想过你的所作所为是错的?你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害人,还是害人根本就是你的嗜好?这里有你的杀父仇人吗?还是有谁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如果是前者,请你报警查办;如果是后者,那请你拿出男子气概,当面和那个人说清楚,好吗?别再射毒针害人了,大家都是吃同一碗饭,何必做到那么绝?

乌龟,你也别将你和狗养的私人恩怨算在我的帐上,你们一人一狗的问题很早就出现,也可以说是你的管理不当,让长了翅膀的狗乱乱跑出来咬人,现在反被它咬伤了,你反过来怪我?但也不能全怪你,狗养的之前一直拍你马屁,让你以为这只狗下属很可靠,谁知道它竟是反骨仔,忘记了你喂它啃骨的恩情?

狗养的,你或会奇怪我为何对你的事情似乎了如指掌?这印证了一件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也别想拉了大便,就要拍拍屁股离开报界,你要对你所在这里做过的事负责,但你放心,这里所有人不会射你毒针,因为我们不是你,我们想要的,或你知错能改,或你有报应,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7:47 PM  
Blogger 鳥人 said...

這位無名者呀,因為你不敢表明身份,我就叫你無命好了。

火狗推測能力差誤會了我嗎?

哈。誤會我的人可不只是他一人,還有你所謂的 “口+吾”“男+女+男”就假 呢。印象中差不多有五六都這樣認為那個匿名者是我,所以我能夠被人誤會,要謝謝你都來不及啦,那裡敢干涉你和火狗的事呢。

最近我的確是可用家破人亡來形容自己的處境。可是嘛,還談不上什麼泥觀音的啦。至少我身邊貴人多到不得了。當然還包括你這位不敢表明身份的無命貴人,讓我在報界紅上再紅呢。哈哈。可惜你不敢表明身份,不然我可要請吃你一餐。

還有呀,我和火狗有沒有問題,也輪不到你來管啦。我插他,他插我,我們就是喜歡插來插去。吹咩!你管你自己好了。千萬別讓查到你的身份喲。不然你也有得爽呢。

對了。我為什麼要把帳算到你身上?哦,因為有人告訴我,在外面散播謠言指紫色凌晨和我胡搞的幕後黑手,好像與你有關。

還有還有,請不要誤會我是來找你麻煩的。我只是要幫紫色凌晨清理掉製造謠言的垃圾而已。

啊,如果你認為此事與你無關,就偷偷告訴我好了,我會替你向那個人解釋的。還有還有,我的電話號碼你是有的吧?沒有也沒關係啦,你告訴 “口+吾”“男+女+男”就假 也可以。他會轉告我的。

你這麼出名, “口+吾”“男+女+男”就假 肯定會替你傳話的。

7:26 AM  
Anonymous Anonymous said...

乌龟,针对狗养的胡乱推测,你站出来否认,而我也当场澄清了,但我还得向你道歉:乌龟,对不起了,我不晓得我的匿名留言,会让狗养的对你产生误会,我也不知会弄成这样,它会将你牵涉在内,事情起因毕竟是因我的匿名留言而起,所以在这里,我向你说声,对不起!

乌龟,在上一封留言,我会对你不客气,是因为你误会我了,我的目标绝对不是你,而是狗养的,所以我希望你别为自己树敌,我不想与你为敌,因为你没有像狗养的射人毒针。

乌龟,我不是害你的那个人,我会说你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是因为我希望你早日弄妥家事,还紫色凌晨一个清白,不想你再为其他事而分神,这样对谁都没有好处,不是吗?

乌龟,请相信我决不是散播假消息的那个人,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你又何必来看我在狗养的的部落格留言呢?如果我真的是那个人,那我又何必在此低声下气向你道歉呢?你先自行判断,你的敌人到底有几个?先理清目标后,再来调查谁是那个散播假消息的人,希望事情早日水落石出,还大家一个清白。

乌龟,你的事你自有打算,我不该多言,但最后我还是想说一句:小心狗养的,它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有目共睹,希望我和你别再互相抨击了,谢谢!

8:03 AM  

Post a Comment

<< Home